最好的足彩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新聞中心專題聚焦向張進同志學習張進同志事跡 → 正文
“他是前衛的兒子,前衛的福氣!”——聽退休師傅楊國才講張進的故事
    日期:2016-10-26    字體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一個軍工儀表加工企業,從工廠到公司再到集團,張進用命帶著大家拼出了一個新前衛!他是前衛的兒子、前衛的福氣,我為他驕傲!”楊國才,這位65歲的退休老人、30年前的生產科主任、張進入廠時的師傅,見證了張進在前衛成長、奮斗的30年。
    說起張進,師傅有說不完的故事。
    “請叫我蘭博”
    在四川大山深處,生產軍工儀表的三線企業,第一個學管理的大學生來了。
    1987年,22歲的張進,皮膚黝黑,身體強壯,像頭小牛,愛在師傅面前秀個肌肉,露出胳膊調皮地說,看,我像不像蘭博,請叫我蘭博(美國動作巨星史泰龍飾演的孤膽英雄)。師傅很快喜歡上了這個愛打籃球、愛踢足球、性格有些張揚、特別不怕吃苦的毛頭小子。
    廠子在山里,生產條件差,電鍍在山上,裝配在山下,產品轉運經常靠人背上背下,摸黑背產品是常有的事,張進總是搶著干。雖然一進廠就是管理員,但他很少在辦公室,幾乎天天泡在車間,經常把自己當成搬運工。黑黑的臉,總被錯認。沒多久,從原材料、模具到生產工藝的全過程他就爛熟于心了。
生活很苦,幾個饅頭一碗粥。偶爾,“蘭博”病了,打上了點滴。師傅心疼,讓他休息一天,可一回頭,又看到他在車間忙上忙下。
    當時廠里活兒不多,效益不好,一起來的26個大學生,陸陸續續走了23個。
    張進,留下來了,一生再沒離開這個叫前衛的企業。
    “您這是蠻干”
    90年代初,前衛第一次承擔裝備總裝任務。
    這既是國家重要的政治任務,也是讓工廠走出困境的難得機會。廠里成立接產辦,已經能擔重任的張進是行政負責人。
    當時師徒二人一起出差,住一房間,圍繞項目聊到凌晨四點。
    回來后,大會戰開始了。針對習慣性的粗放管理,師傅還記得他的話,“您這是蠻干,速度慢,這里要聽我的,有計劃、講科學”。學以致用,管理的才能充分發揮,計劃、組織、協調、管理,把學到的理論知識與工作實際相結合,生產計劃編到每個細節、每個零件、每天、每小時,有序而高效。這種搞法以前沒有過,師傅心里服氣、高興。
    過程中遇到問題,師傅總會問問他,他也總能想出好辦法,思路活躍點子多,點子好。
    在這個項目中,張進經常通宵達旦地守在車間,直到任務圓滿完成。
    師傅說,“科學+實干,我受益匪淺,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。”
    大家說,這個“張小伙兒”不錯。
    “一輩勝過一輩!”
    2004年,前衛發展的接力棒交到了張進手里。那年,他39歲。
    接手時,解決了溫飽的前衛,產值在1億元左右徘徊多年,難以突破。
    他有很多大膽的想法,當時很多員工特別是老員工擔心他太年輕、膽子太大、風險太大,表示難以接受。
    師傅知道,他懂專業、有闖勁、有活力、有能力。前衛交給他,錯不了。
    接下來的一系列動作,讓很多員工看呆了:
    ——在重慶北部新區建新廠區,實施整體搬遷
    ——入股海裝風電,與外資合作進入風電控制領域
    ——收購民企,進入水務計量領域......
    五年后,新廠區建成。2009年“五一”節,五批退休員工被陸續接到新家,張進親自接待,帶大家參觀,向他們講解。看到煥然一新的廠區和初具規模的新產業,第一代老領導、老軍工激動得說不出話來,伸出大拇指,說出六個字:“一輩勝過一輩!”
    師傅心里最清楚,這背后,張進付出的是什么。
    “盤不還您了”
    廠子好建、廠房好蓋,今后的路不好走,如何凝聚起共識、匯聚起大家的力量一起往前跑?
    當時電視劇“亮劍”在中央臺首播。師傅沒看夠,買了一套盤周末在家看。師傅記得,那天,張進看的是7、8集。看完后興致勃勃電話師傅、討論劇情。師傅了解他,把盤送給了他。那晚,他一口氣看到天亮。
    第二天召開中干會,主題是統一思想。張進提出,前衛要實現突破,就要拿出亮劍精神。他動員大家,在市場競爭中敢拼才能贏,要敢于亮劍,一旦亮劍,就要一往無前、絕不退縮。
    那天大會上,他向大家講了亮劍故事、亮劍精神,當眾對師傅說,這盤不還您了,我還要再看。
    當時,一筆超過前衛能力3倍的軍品訂單擺在面前,面對駐廠軍代表都拒絕簽字的活兒,張進接了。
    接下來的兩年半,吃住在車間,夜以繼日、通宵達旦,最終,他們提前半年圓滿完成任務。產品交付后,極度疲憊的張進癱坐在地上。師傅心疼,勸他休息一下,他馬上跳起來整整衣服、打起精神笑著說,“重新開始嘍!”當時新區正在建設,項目正在推進。
    師傅說,這一劍亮得漂亮,不僅圓滿完成了任務,最重要的是,亮出了前衛人的精氣神兒。從此,亮劍精神成為前衛人最崇尚的企業精神。
    這套盤,至今還在張進家里保存著。
    筆名叫“無限”
    前衛人都知道,張進是資深攝影發燒友,玩得很執著、很專業,鉆得很深。
    追求完美、精益求精,工作中這樣,生活中也這樣。以前他休假時,會去拍照。師傅說,帶著全套裝備,為了一幅作品,他會在一個地兒蹲守好幾天。
在他的辦公室,一幅幅專業水準的照片,像油畫一樣美。看著都沒署名、沒標題,師傅說,作者是張進,筆名叫“無限”。
    對生活的無限熱愛,對登攀頂峰的無限向往,都表達在他的作品里。
    他愛體育,還是球迷,有最喜歡的球隊和球員。世界杯期間,墻上貼著各隊的比賽成績和名次,隨時分析戰況。中國足球隊打進世界杯那年,他第一次穿著印有大LOGO的鮮艷上衣到單位,大家都笑了。北京奧運會期間,他給全公司人放假,讓回家看比賽,給中國隊加油。
    愛打球的他,比賽也沒時間看了。愛攝影的他,最后一張作品是好幾年前拍的。
    自己沒時間鍛煉,但公司添置體育設施他都支持。內部比賽,關鍵場次他都是觀眾,為年輕人加油、當啦啦隊。
    他是公司用微信最早的、開微博最早的,什么新鮮事都感興趣,都要搞懂,都要會用,還都要用到工作上。
    對單位、對員工他傾注了無限的愛。
    他關心所有的職工,包括居住在萬州、開縣大山里的早年退休職工,每年冬天都派人專門去看望慰問。老人們年年盼著,一早就穿戴整齊,坐著小凳兒等著,跟鄉親們炫耀,“我單位領導今天來看我!”
    師傅說,自己現在住著公司集資修建的房子,舒服、方便、享福。公司里80后都享受著集資房,張進卻沒要,讓給了別人。
    “再不自己開車了”
    企業越做越大,他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。一天16小時,一周7天,一年大半時間出差,幾乎沒有節假日,通宵達旦連軸轉是常事。勸他休息,他說,集團這么支持,領導、員工這么期待,責任在這兒,停不下來。
    很早張進就提倡領導干部自己買車、自己開車上下班。以前,他是自己開,師傅說他是個愛開車的人,車技非常好。漸漸地,極度疲勞的他一上車就犯困,再不敢自己開了,只能讓小車班司機送他回家,回家也總提著一兜子材料。
    去年8月,兼任海裝風電副總經理后,時間就更不夠用了,他恨不得一小時掰成兩小時用,周一至周五在海裝風電上班,周末忙前衛的事。
    “ 以苦為樂”
    去年11月,一陣劇烈的咳嗽后,他被送到醫院。11月5日去檢查后被要求住院,11月8日轉院,11月9日確診。
    聽說張進生病,很嚴重,師傅不覺得意外。師傅明白,很多人都明白,長期勞累,積勞成疾,他的身體嚴重透支,已經超負荷運轉了多年。師傅說,這些年企業發展得實在是太快了,從廠到公司到集團,他停不下來。他把這些事都當成了自己的事,把員工都當成了自己的家人。常年忘我地高強度工作,師傅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“就是鐵人也頂不住呀!”
    師傅說,30年,他就沒胖過。1米72的個子、110斤重、腰圍1尺9。之前大家發現他臉色不好,他一直不去檢查,2012年體檢后再沒體檢過。
    鐵人病倒了,在他摯愛的工作崗位上。
    治療間隙回來,天天下午找人談話。談的還是工作,還是下一步的發展。
    大家勸他說,休息一下吧,你這是何苦?
    他笑笑說,我以苦為樂。
    “ 誰能代表共產黨員?您兒子就能!”
    采訪中,沒能見到張進的父母。從師傅的轉述中,我們“認識”了這對教書育人的堅強父母。
    師傅說,“真誠待人,用心做事”是張進一生最真實的寫照,也是父母對張進的要求。報效祖國、回報社會、貢獻單位的理念來源于張進的父母并早已完全滲透到了他的血液里。
    到他家聚會,媽媽一邊忙乎一邊說,你們把辦公會搬到家里來開了。
    難得的春節,最晚初三上班,媽媽心疼地問兒子,“你急什么?”
    張進說,“這么大個攤子,我慢半拍、別人就有可能慢一拍、慢兩拍。”
    “別人不能干?就你一個人?”
    “一把手沒主見,別人怎么辦?主見不能憑空有,要做功課。”
    培養年輕干部舍得投入。媽媽說,你還這么年輕,就這么著急培養接班人?
    他說,企業發展不是我一個人能實現的,要依靠團隊和人才,我們的責任和使命要代代相傳,這與我的年齡無關。
    師傅理解他,因為他接手時,企業發展面臨的最大困難,就是人才的斷層。他記住了,對人的培養是最重要的。所以,他要每年親自為新員工講課,開創前衛論壇親自講課,利用一切機會送青年干部去培訓學習。
    師傅曾對媽媽說,如果要問什么樣的人能代表共產黨員,我說,你兒子就最能代表!
    送別時,這對堅強的父母在別人面前沒掉一滴淚。他們說,我們不后悔!我們為兒子驕傲!
    精神的傳承
    同樣的精瘦,看著最多也不過1尺9的腰。師傅的聲音不高不低、語速不快不慢,樸素無華的講述充滿力量。
    師傅說,病后張進堅決不讓人探望,就連師傅也不例外。最后一次見張進是在前衛50周年座談會上。那天,張進穿著工作服進入會場,和退休老同志一一握手,疲倦的臉上仍然滿是笑容,瘦削的身體還是精神抖擻,他的精神一直沒有垮。他告訴大家,他會積極治療,希望快點好,好了回來上班。
    我問師傅,“張進走了,前衛還會發展得那么好嗎?”
    “會的,這是精神的傳承。”看著走廊里來回忙碌的身影,師傅欣慰地說,在他們身上都能看到張進的精神、張進的影子。
(本文作者:最准的足彩预测app 重工報社記者 姚平)